安邸AD

搜索

最美丽的家 AD STYLE | 2018.4.8

在阳澄湖畔,他们盖了一座只为修身养性的休憩之所......

巴黎创意明星Jean-Christophe Aumas,最喜欢自己家里那一整面墙的彩色玻璃窗,阳光穿透进来,投进满屋斑斓光影,好似一座五彩“小教堂”。
编辑 | Muriel Xu
造型 | Ian Phillips
作者 | Ian Phillips
摄影师 | Stephan Julliard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style/20180408/news_1925676dfd660da9.html
文章摘要:在阳澄湖畔,他们盖了一座只为修身养性的休憩之所......,之死不渝济困伤身,思想家黑风孽海因风吹火。

 巴黎创意明星Jean-Christophe Aumas,

 最喜欢自己家里那一整面墙的彩色玻璃窗,

 阳光穿透进来,投进满屋斑斓光影,好似一座五彩“小教堂”。


主人:Jean-Christophe Aumas,生活在巴黎的创意工作者,视觉传讯咨询公司Singular创始人。曾领衔路易威登的视觉形象部门,自立门户后,为Ce?line、Dior、Boucheron等多个时尚及奢侈品牌操刀临时性店铺、装置设计等。


在正式敲开Jean-Christophe Aumas的家门之前,我们错以为自己迷了路!从街边入口向内,一条长廊往前蔓延,通向前方一扇雕刻着华丽花纹的大门,打开这道门,却又是一条走廊......仿若要将我们带入未知的异想世界。这个家藏得太深了,藏在巴黎闻名的Pigalle红灯区中心里,而在得知200年前它的主人是一位魔术师兼占卜士时,更令我们在脑中勾勒出一幅占卜师隐匿在这片充满阴暗、潮湿与暧昧光线的角落里呼风唤雨的场景......令这个家镀上了一层神秘主义色彩。这些特质正是最初吸引Jean-Christophe Aumas的地方。“我的家门距离街道约计有20米远!它独特而疏离,这片街区如今是夜生活的新据点,辗转至内,又充满了安静,种种不同要素构成反差是这个地方的迷人之处。”


Aumas非常喜欢意大利设计师Vincenzo de Cotiis,由其设计的皮革沙发也是他的家中爱物。从布鲁塞尔跳蚤市场淘得的茶几,或是在巴黎跳蚤市场上寻获的仙人掌雕塑也能见得其不拘一格的品位。壁炉上方的蓝色镜子边缘非常不平整“,我对这种非完美的状态着迷”,Aumas说。


Aumas成长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区的艾克斯城,在那里有间引得保罗·塞尚与海明威频频光顾的咖啡馆,而城中充满地中海式风格的建筑也深切影响了Aumas,在这个家的浴室与厨房中能见到大量仿似拱顶与曲线的形状。这一特色与这间房子本身也可谓一脉相承,兴许从Aumas发现它的最初就被那一整面墙上的彩色玻璃窗吸引,在我们拜访他家的下午,日光正好穿透斑斓的玻璃而过,在室内投下五彩光影。“这时,我的家就变得像一座小教堂!”为家中注入更多阳光是Aumas在改造过程中倾力而为的一点。在大门入口处加设天窗,或是通向露台的门原为木质底部,后被他改作落地的玻璃高窗,向室内引入光线。如此一来,室内外的边界也被他巧妙地模糊,他在门的两侧养上形态不一的植物,这番被绿植充盈的敞亮之中,玻璃窗仿若消隐了。“我希望打造一个迷你丛林,看似凌乱、随意,但这正是我热衷的氛围与状态。变化与流动是属于我的主旋律。”


在这间19世纪时曾属于一位占卜术士的居所里,依旧保留了旧日的玻璃花窗。餐厅与卧室相连,由Marcel Gascoin设计的橡木餐桌、20世纪70年代的金属皮革座椅一道呈现了另一种时代景致,与法式天花板的修饰框线共塑奇妙的混搭。地毯来自Bleu de Fes,天花板上的挂灯购于巴黎的跳蚤市场,曾被用于意大利的一家银行。


书房中同样摆置了不少购于跳蚤市场的玩意儿:左侧皮质的搁脚凳、制造于20世纪50年代的书桌尽管有一定年代,天天乐棋牌:却整体相得益彰,自己平日抓拍下的一张摄影作品与深蓝色地毯形成色调上的平衡,也可窥见Aumas的创意能力。


令人惊喜的是,在书房中有一个小夹层,满足了宾客或朋友的下榻需求。这一墙面被Aumas涂刷成绿色,与发现于西西里岛锡拉库扎的花瓶、巴黎跳蚤市场的绿框镜子形成一番谐调。用于爬上夹层的梯子的绿色则相对沉稳——各处色彩充满了碰撞感与活力。


对Aumas而言,工作与生活无法独立存在。这个家本身就是他创作的温床,用于实践每一次灵光一闪。因此,Aumas用“未完成”来形容这个家,“这次所见与下次可能完全不同”。譬如,厨房的天花板只被刷上了一部分漆,他却在装修途中迷恋上这个“半成品”之美,而让它保留这一状态。客厅内的蓝色镜子看似漫不经心胡乱切割而成,毫不规矩的边缘实为刻意之举。



透过一个家能知彼,从这个百变的家延伸至创作中,都能捕获到Aumas天马行空的口味。这位曾在Marc Jacobs执掌路易威登期间统领视觉形象部门的艺术总监,在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Singular之后,依旧以脱离常规的创作手法营造惊喜倍出的效果,一度他曾让一群活生生的绵羊闯入巴黎春天百货商场的门店中;或是向John Galliano的零售店内倾倒了一大堆碎纸片,化作抽象、酣畅淋漓的装置......这些胆大的行径令其口味刁钻的客户为之着迷,如Ce?line、Dior和 Boucheron等高端品牌都向他投出橄榄枝。有时,工作中创作的道具亦会成为家中一员,门厅处粉色的木质小案几就是他曾为一个巴黎时尚品牌的晚宴而制作的。


厨房从传统的希腊房屋中汲取灵感,保留原始质感的胶合板、混凝土地面等与家中其他空间截然不同,自有韵味。


尽管Aumas早前的公寓也因趣味的搭配引得媒体关注,他却没有把大多数老家具带到这个新家。仅有几把20世纪70年代的餐椅,以皮革与黄铜材料制作,源于他在布鲁塞尔一个跳蚤市场的发现;客厅里由意大利建筑师Vincenzo de Cotiis设计的沙发,浑厚沉稳的黑色皮革沙发又流露着几丝慵懒。“这是我的挚爱!如同一件雕塑,是能经受时间考验的设计”。丹麦陶艺家Frederik Nystrup Larsen的“Not a Sports Club”系列也是他的爱物,同样充满轻盈的随意意味。这一系 列是用黏土将一些知名的奖杯重新制作,看似引经据典,却充满某种淳朴与童真。在Aumas眼里,“这很像小孩子随手揉玩出来的”。


餐厅的角落中摆置了质感浑厚的艺术作品,门边亦有从巴黎跳蚤市场上寻得的落地灯,设计充满趣味。


在由艺术家John Armleder创作的银质画作一旁,我们也见到了Aumas自己的创作:他拍摄下一个电视画面并做了像素化处理。从The Conran Shop购置的拥有利落线条与色彩中和的枕头则显得温馨许多,同时又与案几上的锡拉库扎花瓶保持了色彩的平衡。


究竟什么才是创意的源泉?Aumas给了我们一个范本:答案是,生活。“创意源自生活”看似是句陈词滥调,Aumas的家却再次让我们发现这是句真理。就像告别时他说的,“这个家很难说半年之后是什么样子!”酷爱变化与实验的他让自己的生活状态与居所时刻变化着,拒绝按部就班与一成不变——也是因其时刻活跃着的想法与念头,带来精彩。


在浴室中,可见由知名设计师Ingo Maurer设计于20世纪60年代的Pox壁灯、购于巴黎跳蚤市场的三面化妆镜,混搭中各处事物都有故事可循。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