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最美丽的家 AD STYLE | 2018.3.20

97㎡ | “哪怕空间有限,我们也更倾向于‘节制’。”

当事业正如火如荼地开启时,这对芬兰设计师夫妇选择从“掘金地”美国重返 故土芬兰。北欧的慢生活,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和实践心目中“可持续”的生活信仰。
编辑 | Muriel Xu
作者 | Muriel Xu
摄影师 | 王为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style/20180320/news_16339d8e3f6169a1.html
文章摘要:97㎡ | “哪怕空间有限,我们也更倾向于‘节制’。”,腥味福州大学企业所,蔼然仁者拉稀富含。

 当事业正如火如荼地开启时,

 这对芬兰设计师夫妇选择从“掘金地”美国重返故土芬兰。

 北欧的慢生活,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

 来思考和实践心目中“可持续”的生活信仰。


男主人Bruno Beaugrand(左)与女主人 Sanna Kanntola(右),这对工作与生活伴侣亦是皮革配饰品牌LUMI的联合创始人及设计师。Bruno曾担任Tiffany&Co.的艺术总监,也为L’Oréal、百事可乐等诸多知名品牌担纲创意策划工作。Sanna从事时尚行业近20年,亦是千禧年时期Ralph Lauren唯一的手袋设计师。如今LUMI也一跃成为最受欢迎的芬兰包袋品牌之一,以精细手工、天然材质与不缺新颖的包型赢得广泛追捧。


这里的石砌街道似乎还与300多年前一样,威武的古斯塔夫·瓦萨大帝曾以此为核心,建起最初的赫尔辛基城。“这里就像一座村庄,安静、惬意,却藏着无数故事”,我们身边站着Bruno Beaugrand——皮革配饰品牌LUMI的联合创始人,自他与妻子兼工作搭档Sanna Kanntola搬至赫尔辛基这片最古老的城区——格鲁努哈卡区(Kruunuhaka)后,就再未离开。10多年前还在纽约风尘仆仆的这对设计师夫妇告别了追求速度的美式生活,回到生活节奏更趋缓慢的故土。每天他们骑车出行,一路穿过坐落着市政厅、总统府、参议院广场等跨度为3个多世纪的古老街道,而他们的家也坐落于一座建于1887年的公寓中!如今这个四口之家实践着一种坚定的生活信仰:诚如光阴流淌,生活中的一切都要“可持续”。


这个家中年代最新的家具或许是客厅中的白色皮革沙发,由主人Bruno亲手设计,沙发本身趋向古典的造型与卧室内的衬垫图案墙纸相呼应。二人早年深受法式文化与艺术的影响,从这个芬兰之家的细节里可见不少法式元素与风格,记载了二人的生活历程。德国设计师Fritz Nagel的可组合式烛台又为整片自然气息注入硬朗与未来感。“芬兰设计之父”Alvar Aalto设计于1937年的经典作品Tea Trolley 900几乎是大多数芬兰人家中必备的一件经典家具,尽管其设计的年代距今已近1个世纪,但依旧经久不衰。Bruno与Sanna将此转化为家中客厅的迷你花园,用以承载绿植,收纳一些杂物,与窗外古老的建筑物彼此呼应,时间似乎在这里停驻。


尽管LUMI的品牌业务在全球版图上不断扩大,但二人日常工作、生活的范围未脱离这片历史悠久的区域,归根结底也是因他们都对历史着迷——正如家中主卧的床头上悬挂着大名鼎鼎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与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画像,这组画像为绘于17世纪末的一组原画复刻版,由Bruno从一家拍卖行竞拍而得。“在不久的将来,它们一定会升值呢!”Bruno畅笑道,却又不乏爱惜的口吻,“但纸张、墨水正因时间累积而变得脆弱,需要好好保护。”Bruno经常游逛于一些拍卖行,却并不追随价值连城的精品古董,而是对人们辞世后留下的“家当”感兴趣,“在其中常能发现很多惊喜!”换句话说,其实他是个十足的“捡漏”专家。也是因此,这个家中难见过于现代化、用料高新的家具,一器一物多有不少年头,存世时间最短的家具兴许是他自己设计的一组白色沙发。客厅内放着Alvar Aalto设计于20世纪30年代的经典之作手推车,二人将此当作盆栽植物的小花园,立于窗畔下,浸淫在充足的日照中。在另一侧的角落里,旧日房主留下的两座老火炉全身以陶瓷筑造,仿制了古堡的建筑结构,尽管如今不再发挥取暖之用,但其本身鲜明的时代特色也令它们成为这个家最点睛、恰当的写照。


Bruno改造了家中厨房的橱柜部分,原有的柜门已有些许破损,索性重新利用废旧木板改造了柜门,原木色与白色发生碰撞,令干净、略显现代的厨房多了一份自然的味道。


Bruno与Sanna在餐桌旁,餐厅与厨房共享一个空间,看似局促,却在烹饪的间隙丰裕了家庭时光。



工业设计师出身的Bruno与妻子Sanna相识于早年在巴黎求学期间。随后二人一道前往纽约,在那座令人应接不暇的城市,Bruno成为Tiffany&Co.的艺术总监,Sanna则是Ralph Lauren的手包设计师。然而,一次芬兰的回乡之旅令二人发现了天然毛毡的魅力,这后来成为他们创立品牌LUMI的契机。以天然毛毡结合植物鞣革为主要材料制作的LUMI手袋,在千禧年创立之后因一款畅销的“超市包”一跃成为欧美新晋热门品牌,如今LUMI更开拓着鞋履、香氛等其他品类,但在日益丰富的样式中依旧保留着芬兰式的精工细造,以及二人对环保性、可持续的坚持。


卧室角落中看似奇妙雕塑的“白塔“实为过去的房主留下的老火炉,这一老火炉以陶瓷打造,仿照城墙古堡的造型在今日看来也不失为一件艺术品。老火炉与意大利设计师Vico Magistretti设计的经典台灯Atollo并列而置,新旧碰撞之间亦令家中角落宛若一场超现实的戏剧。


Bruno自己设计的沙发与另一处老火炉彼此呼应,从拍卖行“捡漏”寻觅到的宝贝穿插其中。


二人育有8岁的儿子、6岁的小女儿,天天乐棋牌:孩子们充满稚气与想象力的手绘也是家中最独特的装饰,四处散落着,活跃着家中氛围。


“孩子们热衷建筑模型,喜好看地形地图!”Bruno分享着孩子们的兴趣,家中也可见到两个娃的大作。


创造过程中坚信的价值观其实也与二人始终明确的生活态度一致。“我们在生活中几乎从不购买塑料制品,”Bruno斩钉截铁地说道,“其中原因与我告别工业设计本行一样,我拒绝生命周期短、快速更新换代的东西,它们很快地变成垃圾,污染着环境及自然界。”这番话在家中的很多角落得以印证,比如厨房内的橱柜其实已年代久远,Bruno在柜门上加设了一层回收老木板,既修补了原有的破损,亦通过碰撞的材质提升氛围。


卧室中,混淆视觉观感的衬垫图案墙纸做背景,天花板上挂着斯洛文尼亚设计师Nika Zupanc的大型樱桃挂灯,用Bruno的话说:“将自己真心喜爱的物件组合在一起,无论其年代来历、设计概念,终究会引向绝妙的整体氛围。”



这个拥有5个小房间的家一共为97平方米,伴随着搜集的古董逐渐增加及两个孩子的成长,家内空间也日显局促了。“其实我们正在考虑换一个大点儿的房子。”不过哪怕空间有限,二人也更倾向于“节制”——“节制”于二人而言并非一种妥协,却是源自本心。“有些人会选择在墙上安装大面积的镜面,因为这样会令人心觉空间变大了,但我们更喜欢真实的空间感。”难怪在卧室里,他们选择了模拟旧式衬垫的墙纸做背景,更注重氛围与美学的提炼——早年在法国耳濡目染的文化与艺术也沉淀为这个家中的法式元素。孩子们的绘画则成为家中自由、洒脱的装饰,门板边稚气的手绘,或是8岁儿子用废纸板搭设的城堡模型,与年代来历不一的器物一道共塑了这个家新旧混合、真实的恣意。


这个四口之家坐落于一座建于1887年的建筑中,家中的门脸也颇具特色,建筑内依旧保留着昔日的房门与墙面壁画、拼砖地面,也依稀可见过去充满自然气息的赫尔辛基民俗与艺术,随年代岁月沉淀下的痕迹都藏于这个家里。


“空间越有限,你越能审视自己真正需要什么,过滤掉你其实并不需要的东西。”这对芬兰设计师夫妇在繁杂之中抵挡着层出不穷的诱惑,真诚地面对自我,兴许这也正是一种“可持续”的本源。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