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最美丽的家 AD STYLE | 2018.2.2

这位普京和卡塔尔王室的御用设计师,他自己的家连客户都羡慕!

美籍智利设计师 Juan Pablo Molyneux 在巴黎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如梦似幻的家。“改造这里几乎用上了我掌握的所有知识, 也得益于工匠们的精湛技艺。”而在此之前,他为俄罗斯政府、卡塔尔王室以及很多隐形富豪都做过设计。
编辑 | Li Jun
造型 | Chen Jin
作者 | Li Jun
摄影师 | 王为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style/20180202/news_13226536f5872549.html
文章摘要:这位普京和卡塔尔王室的御用设计师,他自己的家连客户都羡慕!,闻言调朱傅粉铣削,腹中兰洽会印花税。

 美籍智利设计师 Juan Pablo Molyneux 在巴黎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如梦似幻的家。

 “改造这里几乎用上了我掌握的所有知识, 也得益于工匠们的精湛技艺。”

 而在此之前,他为俄罗斯政府、卡塔尔王室以及很多隐形富豪都做过设计。


主人:Juan Pablo Molyneux,美籍智利室内设计师,在纽约与巴黎都设有办公室。1946年生于智利,他曾在圣地亚哥天主教大学修读建筑学,后来转往巴黎卢浮宫美术学院修读历史,并在巴黎美术学院获得建筑学位。他擅长修复城堡与别墅,以及建造新古典主义风格空间。他尤为重视工艺复兴。著名作品包括为俄罗斯政府设计的圣彼得堡条约馆、为卡塔尔王室成员兴建的多哈宫殿、在格鲁吉亚兴建的最后一个皇宫,被视为皇家御用设计师。

www.molyneuxstudio.com


在一个巴黎秋天的清晨,我们出发前去探访美籍智利室内设计师Juan Pablo Molyneux的家。他常年荣登包括2018年度在内的美国版AD杂志建筑与室内设计精英榜单“AD100”,就连俄罗斯政府、卡塔尔王室都是他的客户。而他本人的生活方式据说并不逊于他的客户。因此,当出租车在玛黑区一条狭窄到无法同时经过两台车的小路停下时,我们顿时傻了眼:这真的是我们的目的地吗?直到在石头外墙上看到刻有“Hotel Claude Passart”的古旧金属铭牌,我们才鼓起勇气敲开一扇犹如车库入口般的窄小木门。没错,这正是Juan家房子的名字。


三层联排别墅的户外小院子看起来其貌不扬,令人绝对无法想象其中竟藏着一个如此恢弘、典雅的家。



“Hotel”在法语里也有联排别墅的意思。说着一口巴黎口音英文的管家前来应门,带我们走进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在我们困惑的眼神中,他打开了前厅的大门。Juan和他的妻子站在这里迎接我们。这里简直能用“奇特”来形容!恢弘的空间里,墙上贴满了青花瓷片,绘制着法国皇宫和皇家花园的景象,高达1米的十二生肖形象装饰挂在其间。石狮支起的大理石桌子下铺设着黑白格地砖......一时说不上来这是何种风格,不拘一格的配搭方式却早已令人深深震撼。


从外面不起眼的小院子推开这两扇白色对开门,便进入了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一派古典气息令人为之陶醉。


墙上贴了9000片青花瓷片,描述了法国皇宫和皇家花园的景象,十二生肖形象挂在墙上,仿佛它们正身处花园之中。


通过两扇隐形门就能直达Juan的环形办公空间,这里有不同时期与不同国家的家具,看起来却颇为融洽。


Juan穿着一身绿色灯芯绒立领西服,灰白银发与白胡子衬托出深邃的五官轮廓。他与我们一一握手,泛红脸颊的嘴角轻轻上扬。相形之下,他的妻子Pilar看起来身形小巧,优雅动人。Juan这么解释他的“Hotel”:这栋三层联排别墅最早建于1619年,曾是法国路易十三国王的秘书Claude Passart的家。后来在法国大革命中,这里被毁于一旦,仅存一个房间中绘有壁画的天花板,令这里得以被追认为历史建筑,保留至今。2001年,当Juan第一次走进这里时,他就知 道这里将是自己和妻子的新家。但当时,这栋房子被分割给了9户人家。一心想要搬来这里的Juan仅仅用了一年时间,说服了7家屋主将各自的房子转卖给他,秘诀只有一个:“绝不讨价还价”。他又在2006年购下了我们所处的前厅和后面用作办公室的空间,让这栋房子终于回归完整,也获得了它应得的尊重。


在绘有各种拟人猴子图案的餐厅里,曲线条的餐椅配有丝绸材质的椅面与金色的装饰,地板采用复杂的拼花,一切看起来优雅极了。


来自中国的边柜上绘制了彩色的图案,柜子上放着贾科梅蒂的标志性雕塑作品。


站在贴满青花瓷的前厅里,Juan告诉我们,这里总计有9000片瓷片,是他聘请了3位瓷器工匠,花了一年时间绘制而成的。“我把自己对中国的痴迷都倾注在了这儿,也让我收藏的十二生肖有了安居之所——尽管我并不懂它们的顺序。我从小就对历史非常着迷,中国文化对我来说尤为神秘。两周前,我还在香港发表了一场题为《我的中国梦,中国是我的梦》的演讲。”早在30多年前,Juan就和妻子来过中国,还光顾了北京第一家法国餐厅马克西姆。Juan对中国的记忆最早可以追溯到他在智利的童年生活,“智利富人家里一定会有一面中国屏风,那是身份的象征”。如今,他也沿袭故乡的传统,将一面来自17世纪中国的屏风放在了楼上的主卧里。



门厅的一扇青花瓷隐形门后通往Juan的环形办公空间。17世纪时,这里曾被用作马厩。Juan在这儿放了19世纪俄罗斯座椅、法国路易十五时代的书桌、19世纪意大利扶手椅......这种恰到好处的组合绝非易事。“把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古董家具放在一起要有一种节奏,让它们彼此之间可以发生对话。”这是他的诀窍。这里同时也是现代的。抬头就会看到Juan特别设计的夹层,用来收纳工作书籍和资料。在16世纪的古董护墙板边,Juan设计了一个电视柜,他经常在这里与纽约办公室开视频会议。“我非常喜欢新古典主义建筑,但也喜欢对它们进行改造。毕竟,我们生活在21世纪,需要有电视机、网络、浴室、暖气......我试图唤醒房子久远的历史,让它变成我的‘家’,而不是一个博物馆。新老结合也是我们自身的写照:我们活在当下,也了解过去;热爱历史,也熟悉高科技。”


这个空间的天花板是建筑在17世纪完成时的初始模样,也令这里成为历史建筑,并得以保留至今。


二层书房兼沙龙空间主打米色调,金色窗帘间一座古希腊人物形象雕塑烘托出室内的典雅气息。



办公空间一侧是会客厅,从这里可以通向室外的花园、地下室和二、三层。17世纪的原始天花板位于别墅二层,Juan运用大量的古董家具、金黄色花卉窗帘、勃艮第红色壁纸将这里装饰得犹如当年。相连的空间里则展示了他收藏的巨幅中国门板,上面写着我们也看不懂的中文字。一侧餐厅的墙面上,Juan请工匠用古法绘制了各种拟人的猴子形象,也将他自己的样子藏在其中,令人忍俊不禁,就像是这栋房子的任何一处,充满着浓郁的古典风格,却令人毫无压力。“我希望家不会限制人的生活方式!在我家,人们可以穿着晚礼服、打着领结,也可以穿着球鞋和牛仔裤,不管怎样都很舒服!”


Juan的妻子Pilar坐在书桌前阅读,她曾在智利当过模特,后来在大学修读历史并与Juan结识。两人结婚40多年来始终恩爱如初。


二层右手边是书房和沙龙,左手边尽头是Juan的“中国房间”,他收藏的中国老门板展示了满满一屋。


设计这个家,和Juan设计其他项目一样,都需要在前期进行大量的研究工作,包括语境、城市、景观等诸多方面。他坦言:“建筑并不是扔块石头,而需要消化、构想、创造、改造。改造是其中最难的部分。”Hotel Claude Passart的改造无疑令他心满意足。“改造这里几乎用上了我掌握的所有知识,也得益于工匠们的精湛技艺。”他为我们描述了如此场景:“每当我早晨6点醒来,在隐约传来的鸟鸣声中环顾四周,看到我爱的一切都在这里,我就会忍不住微笑。这种感受光有金钱是无法购得的。这,就是生活的美好。”


主卧里暗橘色的床幔和淡米色的花卉床品令人心情平静,一旁出自17世纪的中国屏风是Juan的珍贵收藏之一。


客卧运用了暗绿色天鹅绒的床架和床品,搭配暗金色花卉墙纸和同色调窗帘,营造出低调的奢华气息。


浴缸旁的金色镜框构造出浴室有趣的视觉效果。


 Juan Pablo Molyneux 

 其他重要作品 


Juan Pablo Molyneux巴黎的家展示着强烈的个人风格,而他在世界各地还有其它的一些改造项目,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Chateau de Pouy-sur-Vannes

这是一座位于法国香槟区、始建于1145年的一栋历史保护古堡。在Juan Pablo Molyneux与妻子于2012年购下此地之前,这里已经几经转手,变成了残旧破落的会议中心。Juan立刻对其着手改造,让死气沉沉的古堡恢复了昔日的活力,成为他和太太、以及三只小狗的舒适居所。“我将窗框刷成红色,其实是17世纪人们常用的颜色,而古堡室内本身就已用上美丽的薰衣草和绿色作为主调,反而是现代人故步自封不愿冒险用色。”



Lenox Hill limestone Townhouse

这是Juan和妻子定居巴黎之前的居所,位于纽约上东城Lenox Hill的核心住宅区,距离中央公园不过一个街口。公寓建于1885年,他和妻子在1986年搬进其中一个单位,由于太喜欢整栋公寓,于是他慢慢收购了整栋大楼,将公寓改造成800多平方米的法式住宅。公寓不同角落都放有来自亚洲的物件,包括日本明治时期的花瓶、江户时代的日本画作。而公寓三楼的圆形大厅图书馆,更像大英博物馆。他在2015年出售了全栋公寓,与太太移居巴黎。



Sorrento

这是 一所位于意大利的经典欧洲20世纪双别墅建筑,充满了引人入胜的神秘感觉和意想不到的宝藏,外形与贴近海洋的岩石悬崖互相融合。



Cercle de l’Union Interalliée

这里被认为是巴黎最尊贵的私人俱乐部之一,最初成立于1917年,作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与法国并肩作战的盟友的聚集地。经由Juan-Pablo Molyneux改造后,它仍然在法国生活中具有崇高地位。这里是婚礼、庆典和商业或政治会议的理想场所。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