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话题 AD STORIES | 2018.4.17

景德镇有个陶溪川,千年瓷都新地标

传统与现代在景德镇非常奇特地交织在一起,互相冲突、渗透、融合,这就是陶溪川。让传统文化的精髓用一种当代表现形式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传承并发扬,是新一代景德镇人的责任与期望。
编辑 | Judy
造型 | Judy Zhu
作者 | Annie
摄影师 | Johan Sellen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stories/20180417/news_101gc5e1537abea1.html
文章摘要:景德镇有个陶溪川,千年瓷都新地标,野外拊背扼喉人面狗心,无的放矢金沙镇性色。

 传统与现代在景德镇非常奇特地交织在一起,

 互相冲突、渗透、融合,这就是陶溪川。

 让传统文化的精髓用一种当代表现形式 

 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传承并发扬,

 是新一代景德镇人的责任与期望。



每一个城市的品性都有着双重性。对于千年瓷都景德镇,数以千计的工匠和大小作坊、陶瓷工厂无序地遍布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来到这片可以用“破败”来形容的土地,你很难想象这里曾经诞生出无数精美至极的瓷器,贡献给全世界的王宫贵族。然而,关于陶瓷的市井文化在这座城市没有规则地自由蔓生,它们包容外来者,却又坚守自己的传统,不愿改变,个中的冲击与变化、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交织在一起,相互渗透,又相互融合,就好像我们即将到来的陶溪川。


陶溪川园区

陶溪川入口处强有力的粗铁门廊象征了园区内包豪斯锯齿状屋顶的建筑形态和高高的烟囱,没有任何文字标牌,纯视觉的当代语言已经预示它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一片乏善可陈的城乡接合带的尽头,陶溪川园区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与整个城市的陈旧与落寞似乎完全不同,园区的空间规划很是人性化,建筑样式与区域功能一目了然。入口处的全开放设计低调简洁,在夕阳下,整个街区的色彩清丽柔媚,生机盎然。商铺、餐饮配套、美术馆、博物馆、小型广场、设计中心、交流中心、国际艺术家工作坊、书店、工作室一应俱全,真有种“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感觉。


修建于二十世纪50年代苏联风格的锯齿状包豪斯厂房是园区建筑的一大特色。


 瓷厂新貌 


作为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老一代里最年轻的瓷二代,刘子力19岁就开始在系统里摸爬滚打,自2011年接手宇宙瓷厂改造起,他将自己对陶瓷的深情、对瓷厂的留念以及对城市的热爱都表达在对于现场一草一木的珍惜上。


陶溪川文创街区原系1958年建成的宇宙瓷厂。这是一家在景德镇陶瓷发展史以及全国陶瓷工业化上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型国营工厂,有着“中国景德镇皇家瓷厂”美誉。作为陶瓷产业系统中摸爬滚打了30年的瓷二代,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发展总公司董事长刘子力介绍说,2011年他接手这个陶瓷厂之时,并不清楚未来的方向,只知道工业遗产需要保护,不拆一栋房子、不卖一块铁、不撕一 张纸、不砍一棵树,为留住6.9万名产业工人的集体记忆,需要重新定义它们的功能。他请来清华同衡城市规划院总体规划原有的22栋老厂房,将原有立面中独特的富趣味性的外形、坡屋顶形式、红砖外墙以及砖花等元素进行了有机改建,保留了高耸的烟囱、水塔以及墙上依稀可辨的老标语口号,青苔、蔓藤都一并得到善待。于是原来的煤厂变成了水景广场,原来的包装车间和仓库分别变成了咖啡厅和酒吧,高规格的美术馆、酒店应运而生,整个园区的格局因为其历史痕迹和旧有片断的保存,有了某种需岁月包浆后才拥有的内敛和从容。


博物馆内的煤烧圆窑包、煤烧隧道窑、油烧隧道窑和焦化煤气窑四代窑炉标本见证了柴窑—煤烧—重油—煤气的重大历史变革,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历史价值。


当年宇宙瓷厂老厂区内的旧石碑,静静地在讲述它曾经的辉煌。宇宙瓷厂成立于1958年,是景德镇第一家机械化生产的新型陶瓷企业,在计划经济年代出口创汇名列第一,被外商誉为“中国皇家瓷厂”。


上世纪80、90年代家家户户厨房里使用的景德镇餐具瓷器,几乎都印有不同的底款图案纹样,这一款是专用于出口餐瓷的图案。


由陶溪川博物馆中500名工人的口述史记录以及6.9万名瓷工“身份档案”组成的影像墙,文献与实物交相呼应,除让历史厚重而生动外,又具有极特殊的社会学、人类学价值。


在陶瓷博物馆中, 1000只瓷厂于不同年代开发出的陶瓷手模搭建起一只大手。陶瓷博物馆中饱含温度的“千手雕塑”无异于一个有尊严的治愈机制,对逝去的生活与时代做出质朴严谨的描述及回应。


陶瓷博物馆内还原了当年瓷器生产检验的过程,将垒满整面墙的盘盘碗碗盖上不同等级印章。


说到城中剩余二三十座陶瓷工厂的发掘改造,刘子力坦言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他想象中的十分之一,歌剧院、音乐厅、儿童剧院,以及艺术大学、配套生活住宅等都在规划之中,同时一期项目中针对青年人创业的大型市集将继续深化,让更多“景漂”的年轻人能安心留在景德镇,让所有和陶瓷艺术、技术相关的百姓真正为他们认同的文化与传统感到骄傲。


昔日的气烧隧道窑炉车间摇身一变,成了时尚当代的陶溪川美术馆。


陶溪川美术馆由窑炉车间改造而成,空间中并未移除原始的结构,反而给观者在高处欣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第四代气烧隧道窑的机会。


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主持策划的综合视觉艺术大展“文明的回响——致匠心”在陶溪川美术馆主馆中悄然进行着。


 “景漂”的精神家园 


因为陶瓷的魅力,景德镇300年前就成为国际都市,如今4万名左右来自世界各地的“景漂”群体形成了这个城市最具创造力和生命力的人才资源。著名的日裔英籍陶艺大师安田猛也将自己的红房子工作室移至陶溪川。2002年,有着40余年陶艺经验的他从英国慕名来到景德镇,瓷土的特殊魅力令他再也无法真正离去,妻子也在他的影响下来此定期创作。安田猛对景德镇的眷念令其对于这座城市的再生之路充满了情感与寄予,“十多年来,最大的转变正是来自陶瓷消费的主流市场从传统(工艺大师为主导)彻底走向当代(以年轻陶艺师为主力),这一现象正是当下中国社会发展的镜射。尽管姗姗来迟,却是自然的必然”。


陶艺大师安田猛于2015年受郑祎女士之邀建立乐天陶社,并主持设立了驻场艺术家项目,2011年他与妻子Felicity Aylieff(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陶瓷系主任)及熊白煦(原景德镇乐天陶社工作人员)共同创建了红房子陶瓷工作室。


红房子工作室紧邻着的还有国际艺术家工作室,目前已有20多个国家的知名艺术家驻场创作及交流,他们举办工作营,和当地的年轻陶艺工作者相互交流,举办各种讲座,驻地时间结束后还会呈现一个作品展览。目前已创作出150余件作品并保留在陶溪川,所有这些都增加了这里的艺术文化凝聚力。


美国艺术家Darcy Badiali(达西·巴迪亚利)正在工作室里制作作品《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丹麦艺术家Lars Clamer(拉尔斯·克莱默)留在工作室里的作品《这座山》。


意大利艺术家Luce Raggi驻留在艺术家工作室期间所作的一系列作品,其中部分被法国的画廊收藏。


 年轻人的当代生活 

 

入夜的陶溪川,空气清甜,充斥着节日的气氛。我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来到位于陶溪川中心的水景广场上,方形水池中的舞台上搭着的白色纱幔一直垂到水中,来自北京的著名声音艺术厂牌“玄音”带来了名为“浮梁一梦,玄音与牡丹亭”氛围音乐现场演出。声音艺术家陈睦琏、陆正、键夫特别结合昆曲的传统声音形式进行创作,独立电影人丁昕则以煤厂的烟囱和厂房为背景,将抽象和具象的图像投影到舞台和水中,这是一场不可思议的视听体验,昆曲清唱与实验电音的对话以及杜丽娘若隐若现的身姿,虚虚实实,瓷厂的过往与当代在这个深夜魔幻般合体。


著名声音艺术家厂牌“玄音”的现场演出。声音艺术家陈睦琏正在幕布后操作作品。


美术馆中“播逸——陶溪川艺术现场”展览中的一个作品《一切都会变好》,来自中国美院的年轻艺术家郭耀先将这句话转译成摩斯密码,以低频的方式,不间断地朝向大地轰鸣着。


举办这次活动的赞普文化的发起人是年轻的景德镇姑娘申鸽,她在国内外艺术领域浸淫多年,她说:“越是身处国内外的美术场馆流连之际,就越发感受到自己作为景德镇人从内心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于是锁定非遗文化的内容,如何让非遗文化用一种当代的表现形式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传承并发扬,甚至创新,用年轻人可接受的方式,从‘声’‘闻’‘味’‘触’‘形’五个方面做五次艺术文化活动,于是就有了这场关于声音的当代作品。”


赞普文化的发起人申鸽,生于景德镇,长于北京,高中毕业之后于英国伦敦求学,毕业后来到岳敏君工作室工作。这几年她一直致力于用当代的语言和情境向年轻人传递和推广中国那些快被遗忘的非遗文化精髓。


置身于这个景德镇的文化地标和艺术高地,我们处处都能感受到传承与开拓、包容与开放的生长力量,这一次它吸引我们的终于不再仅仅是瓷器!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