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话题 AD STORIES | 2017.11.10

茶香不二

“深圳被誉为创新之都,但创新和传统并非对立的。创新必须有深厚的积淀,做有源之水、有根之木。”在这样一个被快消品充斥的城市里,“不二”找到的这“水之源头”、“木之根基”便是闽粤地区传承有序的潮州工夫茶。
编辑 | 陈思蒙
作者 | 陈思蒙
摄影师 | 雷坛坛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stories/20171110/news_135253d254e85d86.html
文章摘要:茶香不二,宏观进考场斗牛士,期末考试冰清水冷不知深浅。

在“不二人文空间”的小型“民用茶器博物馆”里藏着许多古人摩挲过的民用茶器具,那种岁月的包浆令人神往。


“ 不二”的创办者之一是获过红点奖的设计师,所以他保留了空间中的工业粗粝感,与古雅的茶香结合,风味十足。


3个“老男人”、十几条徽州古梁、5700块宋代窑砖、1000块民国地砖、200件中国老家具、6000件民用古茶器……大隐在深圳蛇口的“不二”人文空间倒真带着些“唯一”的味道——有古雅、无腐旧,有文气、无老气,能淑静、亦阳刚。

空间的3位创建者之一陈再粦着一袭墨蓝色长衫,倒跟甄子丹演的叶问有几分近似,只是会功夫的是他的“工夫”。来自潮州茶文化世家的陈再粦跟父亲潮州工夫茶研究专家陈香白一样,是“潮州工夫茶”的非遗传承人。“潮州工夫茶”作为中国茶文化里至今保存最完整、未断代的“活化石”,一直都是闽粤地区的骄傲与乡愁。“潮州人管茶不叫‘茶叶’,而叫‘茶米’,是生活必需品。当年漂洋过海去台湾、下南洋的潮州人随身带一只茶船、一壶三杯,走再远也要把故土的滋味饮进心。”20多年前从潮州来到深圳,突然喝茶的氛围不那么浓了,他只得四处寻找知己。深圳本地原属客家文化,传统上是喝擂茶,近似唐代风貌。后来这个小渔村突然开放,各地精英涌入,大家随潮流,普洱之风盛行。“潮州人多爱乌龙,当年要找志同道合的茶友并非易事。后来几个朋友渐渐喝到一起,就到处找喝茶的空间。最开始在我家喝,然后又想找个独立的地方喝,越找越大,最后我们3个最投机的干脆就做了‘不二’。”3位创始人都堪称“茶痴”,也是“古器痴”,“直到现在,我们都还保持着平均每天要收5~6件古代民用茶器的频率。”看一眼整个空间最中心位置那处“宝库”就能明白他所指,没有如此热爱与激情,这座迷你“中国民用古茶器博物馆”绝不可能成型。创建者之一的孔洪强是位从事工业设计17年,多次获得红点奖和iF奖的设计师,“有了他的‘调配’,这一屋子的老物件才能轻巧地呈现得宜,不显杂乱拥挤。”

不二”以潮州工夫茶为主要内容,其创办者之一陈再粦的父亲陈香白是我国潮州工夫茶界的泰斗,墙上所挂的”潮州工夫茶“书法正是季羡林先生送给陈老先生的礼物。


“不二”名为人文空间,3个创始人除了做空间,也拥有自己的人文品牌”学古“,其产品包括茶具、花器、家具等。


说话此刻,陈再粦已用拇指指纹打开了面前“宝库”的大门,他特地在一件清代竹臂搁前停下来,指着上面刻有的“学古”二字说道:“在空间之外,我们也创办了人文品牌‘学古’,其名即从这里得来。”品牌“学古”包括各种人文器具、服饰、家具,都是根据最优美而富有人文气质的古器来新做、复刻的。“很多人说深圳是‘文化沙漠’,但在创新方面它绝对是一片绿洲。我们认为‘学古’与‘创新’是不违背的,因为创新很多时候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是向前走。而学古是一个寻找对的过程,是往回看。我们希望能先找到前人做事的精髓,然后根据当下时空的适用性来筛选,做出新产品。不是照抄,也不是凭空变戏法。”他说的正是他们3个老友做这件事的初衷“,中国文化的精髓很多,但不是所有都能跨越时空,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找到的切入点便是茶。”为此,孔洪强还在自己的设计圈子里成立了“顾问小组”,专门研究古器,讨论什么要学什么不学。但对陈再粦来说,一切还是要回到茶这个原点,“潮州工夫茶,不是说这茶会功夫,而是说做人、做事,小到泡茶都要下工夫。它里面的每个步骤都体现着儒家的文化,譬如分茶要‘关公巡城’,就是要体现公平;再多的人一起喝茶也至多用3个杯,按长幼顺序喝,小孩从小就要懂得尊重与等待。我们借由一

杯茶来导入的正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道理和品质生活。”在他眼里,深圳的电子高科技产业发展堪称生猛,“这也让这个城市充斥着太多快消品,大家在面对品质这个需求时甚至是茫然的。”会茫然是因为不清楚,没积淀就不知道过去,没空闲就来不及体验当下。“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这个城市是时候停下来反思这个问题了。”那么“不二”或许能成为它停下来喝杯茶、想一想的地方。

20多年前,陈再粦离家600里来到深圳,为的就是“这座城市强大的包容性”。“深圳年轻、有活力,很少厚重的负担。但越是现代化的城市其实越需要一个精神寄托,在这方面深圳比较欠缺。我们在一个城市从小长到大,总有些共同回忆,这是很温馨的。但现在因为城市巨变,所有的‘原先’都被推倒甚至毁灭,那跟着湮灭的就不只是物质存在,也包括依附其上的记忆,这是这座城市的遗憾。之所以我们想要回头去看,钻研老东西和方法论,也是为了在精神方面做一个填充。”

陈再粦,潮州人,出生于茶文化世家,其父陈香白是潮州工夫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他自幼跟随父亲习茶,现为国家级评茶师、潮州工夫茶非遗传承人。20多年前,他从潮州来到深圳,把喝茶当成乐趣的同时也在推广茶文化事业,去年与两位茶友共同创办了“不二” 人文空间与“学古”人文品牌。著有《工夫茶与潮州朱泥壶》《茶事通义》等。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