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发现 AD DISCOVERY | 2018.2.2

心与浮云闲 Spirit World

“茶是一种精神信仰,原先或许觉得只有积累物质财富才能获得安全感,现在进入茶的世界,反而使我变得无畏,能自在去追寻理想。”
编辑 | 陈思蒙
造型 | Yann Song
作者 | Alla
摄影师 | Johan Sellén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discovery/20180202/news_1412cdb064d1418d.html
文章摘要:心与浮云闲 Spirit World,最原始回生记住我,上菱蛛网枉直随形。

“你看,鸭妈妈又带着小鸭子在横渡呢”,于是,男人和女人都停下手来,依偎到落地玻璃长窗前,饶有兴味地望着窗外——4只初春出生、羽毛渐丰的小野鸭正在湖面上撒欢……如今,在西子湖畔的“浮云堂”里欣赏这番景象的早已不是旧主人、画《富春山居图》的黄公望,而是将其改建为茶书院的支炳胜和Vicky夫妇。“常言道: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夜西湖,夜西湖不如雪西湖。西湖每一日有每一日的美,每次看到灰鹭从天边飞过,暴风雨溅起一湖水花,夜里打雷照亮了湖边树丛……总是让我特别感动。”说话逻辑性特别强的男主人支炳胜也感性起来。“别说每一天,连一天里的晨昏都是不同的。”女主人Vicky则元气满满地补充道。


常言道: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夜西湖,夜西湖不如雪西湖。拍摄这天巧遇西湖落雪,一切美得穿越了时空。从对面的霁虹桥远望掩映在竹林里的浮云堂,与茶真是贴切。


在Vicky的镜头里,西湖一直在四季轮转中为中国人接续诗情。张岱所谓“小船轻幌,净几暖炉,茶铛旋煮,素瓷静递,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树下,或逃嚣里湖”,便是他们在这个花了3个多月从曾经充满酒肉气的私人会所改装而成的空间里见证的日常。《论语?述而》有句“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李白则说“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这对已然完成了初阶段财富积累的夫妇之所以进入茶的世界,想要求得的便是这份自由来去的云逸,顺理成章,这方独揽西湖风光的茶空间得名“浮云堂”。


在临湖的茶室里呵手品茗,尽享西湖落雪的水墨意境,美不胜收。


作为茶生活馆的浮云堂茶书院称得上小而精巧。100多平方米的空间被区隔为三个大小各异的茶室——最小的“容膝斋”从名字就可见其袖珍,有两个格窗的“小阁横窗”和临湖的“丈室”则均取典自支炳胜爱看的书——扬之水的《宋代花瓶》。“我欣赏宋代文人的气质——内敛、含蓄,那是一种骨子里的格调。”穿着青色布衫、戴着徐志摩式眼镜的支炳胜一边注水一边说。对他来说,以茶入道是一个漫长的自修过程,“小阁横窗”里的收藏——500多件古器叙述着故事的源头。“之前,我在茶器收藏上有十多年的资历,我不像别人只收碗、壶等单一种类,而是更综合地从杯、壶、罐,到茶席花瓶,乃至炉子都收。从日本回流的红泥炉上,你能看到潮州工夫茶与日本煎茶之间的渊源,也有很多古茶器会透露给你古人习茶的习惯……”Vicky只消听语气就知道他又沉入了自己的茶世界里。


浮云堂主人支炳胜也最爱在这个临湖的茶室中静静泡茶、静静悟道。


因迷醉于一盏茶汤入门,从杯饮龙井进阶到潮州工夫茶湿泡,从网络到书籍自学问艺,又远赴台湾踏上寻师之旅,支炳胜从此乐得在茶里悠游。“台湾茶文化的兴起比我们早20多年,已经将文人茶做到了一个高度,那我们去学习,就要继续再往前走一步。”这也是他想借由浮云堂将茶的美学体系带入当下中国人生活的初衷。“当年外地朋友来杭州这龙井之乡,除了或商务或扭捏的茶馆之外,连一间有恰当的茶品、茶器、茶席相匹配的茶室都找不到。”去找别人的不如做自己的,于是这处“有景、有器、有茶”的浮云堂便出现了。


浮云堂所在的 “ 子久草堂”一带原是黄公望的旧居所,曾经一度被充满酒肉臭的会所占据,后来被支炳胜夫妇接手,恢复成茅草屋顶、假山游鱼、独坐品茗的生活情态。


茶室的位置着实是“风景这边独好”,但是空间中要用的器具总买不到“对”的,他索性去景德镇建了个自己的窑。开始时常奔波在四个半小时的车程上,从午夜开市的鬼市上开卖的各时代茶器上研究学习,“一根筋”地死磕烧窑的升温曲线、泥沙配比、泥料收缩率等,又因为钟情于宋代影青,他甚至自己去研发釉水和瓷土。“现在浮云堂的所有茶器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我从古书和宋画中汲取灵感,注重线条、结构、器形容量,追求一种简约而隽永的宋韵吧。”为此支炳胜颇有些自豪:“做到工艺精良已属不易,但最难的还是那个气质,这就需要我这个茶人更提高自我修养了。”对他来说,跟茶相关的一切,有功利心是做不好的。“他现在更多的是在‘自我表达’,把自己对茶的理解通过空间、器皿、服装等多种方式表达出来,寻找知音。”Vicky自带一股俏皮的活泼,但她对他懂得。


主人在内院的小池中养了几尾锦鲤,很是生动可爱。


她称丈夫是自己的“导师”,从忙里偷闲在茶中享受一刻放空,到放下每日奔忙的企业主身份,把茶奉为一种“精神信仰”,Vicky随着习茶的深入,内心也发生了质变——“原先或许觉得只有积累物质财富才能获得安全感,现在即使财富停止增长也不会感到害怕,钻进茶这浩瀚世界,反而使我变得无畏,能自在追寻自己的理想。”


浮云堂里的独立茶室之一间,同样拥有正对西湖美景的 “ 特权”。茶叶、茶器、茶空间、茶精神在这里融为一体。


此刻,西湖正在落雪,我们坐在浮云堂里临湖的“丈室”内,在可移动的落地玻璃窗前捧一杯暖茶,心随视线走入了宋画。院中修竹、垂柳、山石、窗格、白墙、黛瓦、游鱼依傍浴鹄湾自然天成的风景与霁虹桥渺渺相望;茶室内,我们摩挲着每一件用心用情的茶具,默不作声。有的美好就融在当下那一刻,不能思考,无法言说,譬如现在。大家面对水墨色的西湖各自神往。从茶出发,最终也将回归到茶,茶人内心的历练从来都是一个“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过程。究竟怎样的茶才算好茶?究竟怎样的生活才算好生活?究竟怎样的生命才算圆满?问题和答案都在茶里,它是一生的修行。


 浮云堂茶书院 

杭州市西湖区三台山路子久草堂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