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发现 AD DISCOVERY | 2017.12.18

藏在CBD里的书法教室,天天乐棋牌:大隐隐于市的桃源里习字练琴!

各行各业的人频登此地,练字、习画、修古琴、喝茶...隐约可见旧日文人笔墨交际之盛。而这一切,都藏匿于北京CBA写字楼里的小天地。
编辑 | Muriel Xu, Patrick Zhang
造型 | Chen Jin
作者 | Muriel Xu
摄影师 | 广松美佐江(锐景摄影), 小暄山提供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discovery/20171218/news_111g3beffa4c944a.html
文章摘要:藏在CBD里的书法教室,大隐隐于市的桃源里习字练琴!,行政村夜话成事不说,布告心烦技痒愧对。

小暄山主理人、中国水墨画家林曦(右)与左通右达建筑工作室创始人之一王旎(左),二位亲密的合作伙伴。


很难想象“小暄山”艺术空间竟坐落于北京CBD的写字楼中。刚进门,在透明轻盈的垂帘下,一张雅致桌台开门见山,一株松竹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留下被夕阳晕染的疏影,窗外却是完全现代、楼宇栉比的城市天际线。这种新与旧的“混淆感”似乎在这个空间里随处可寻——上方裸露的工业化管道,与不乏传统印痕的家具陈设共成一体。这一切都映射出主人林曦的态度:东方与西方并非二元对立,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东方精神是风骨,却不用视作包袱,享受优越技术与传统文人所思并不矛盾。


暄桐教室可满足60余人使用,除了教授书法习字,也会开设与生活美学相关的各种讲座与课程。


林曦从小习画,亦长期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正是她对传统所持的兼收并蓄、泰然处之的态度,让小暄山呈现出一种跨越在新旧时光之间的美妙。


步入空间内部,是一方通阔、开放的展厅,里面陈列着“山林曦照”品牌的器物、家具与服装;满足60余人使用的“暄桐教室”则向大众开放、教授书法习字;还有文化创意团队“小世界工作室”的办公场所,也集合于这一空间中。空间以“小暄山”作名,源自林曦依自己爱好营建的这三个乐园的首字组合:山林曦照,暄桐教室,小世界工作室。


山林曦照亦有“暄桐文房” 专为书画习练定制毛笔、纸镇等文房用品类。


展厅内陈列着设计品牌“山林曦照” 的服装、家具等器物,林曦携内部的设计团队从多方面诠释自己理解的生活。


展厅旁侧的大教室便是暄桐的书法教室,设计师、教师、医生等各行各业的人频登此地,或笔走龙蛇,或笔翰如流。林曦会在课上播放交响乐或分享一段现代舞视频,“书法实为一门偏抽象的艺术,需要通过抽象的语言来理解它”。会客厅、料理台兼咖啡吧设于教室后方,偶尔有叽喳声从角落传来,几只快活的鹦鹉也是这儿的座上客,撷着这一图景,“或许我们最关心的是,如何自在。”林曦如此点题。


暄桐教室里,众人正练字


暄桐教室里,挂有一幅四年级几位同学临摹的颜真卿的《颜勤礼碑》合集。


林曦与左通右达建筑工作室的两位建筑师也是因书法结缘的。几年前刚回国的王旎迷上古琴,张大为则对习字跃跃欲试,最终觅至林曦的书法教室。一来二去,林曦与王旎也成为好朋友。继早前林曦于798艺术区的工作室后,小暄山空间同样出自这对建筑师朋友之手。在设计初期,林曦几乎未提任何要求,双方默契十足。



“我虽学成在国外,骨子里却始终有着传统情结,林曦成日浸染于中国传统书画,倒有套颇西方的理念和生活方式,”谈及友情时,王旎如此坦言,“我们就像生长在不同土壤里的同一颗种子!”面对浩如烟海的传统文化,这对“80后”的密友也持相似心性,就像林曦常以古画中的“书童”形容自己,游离在中心之外,对一切充满好奇与求知欲,但不拘泥、不自缚,图个自在。


林曦部分绘画作品

纯真烂漫的孩童形象也常出现在她的画笔下


林曦部分书法作品


小暄山的整个空间通透,不带有任何鲜明中式符号化的烙印,亦是这般态度的写照。整个空间仿似一只透明的匣匮,在修饰上不着一墨,“无”形式、“无”修辞,显出开放与自由。以此为目的,建筑师王旎与张大为也悉心选择了适于“消隐”自身的材料、构件,减小重力及存在感,令其中的一器一物成为主体。对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林曦及两位建筑师而言,国际大交融作成长背景,对传统的兴趣更多是自发的,少了包袱与偏见。也是因此,他们未赋予小暄山任何“风格”。


“ 传统不应被混淆为肤浅的外在形式,而我们所追求的现代性并非割裂传统的新开始,应是某种断裂的延续。”

——透过小暄山,我们亦看到了新一代中国创造者的传统新观。


山林曦照部分【麓 家具】作品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