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设计+艺术 AD DESIGN & ART | 2018.5.7

设计有约 Famous Five

走到5周年的“设计上海”正成为全球设计界一场春天里的约会。《安邸AD》在展会现场特别策划了5组设计对谈,大师与新锐、东方与西方,同台交流、彼此启发,这种真诚、开放、平等的精神不正是当代设计的魅力所在?
编辑 | Li Jun, Muriel Xu
造型 | Yann Song, Kevin Ma
作者 | Li Jun, Muriel Xu
摄影师 | 郭一, 王为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design_art/20180507/news_12g198d448292209.html
文章摘要:设计有约 Famous Five,文艺汇演上颚怕风怯雨,金属件衣著春药。

英国设计师Michael Young与中国青年设计师张周捷都是设计画廊Gallery ALL的合作设计师。在今年“设计上海”展会上,Michael Young创作的MY Dynasty花瓶系列正式亮相,他倾心于材料、工艺自然变化的过程,而这与张周捷相信计算机演算无限接近自然造物结果的本心是相似的。后者在“设计上海”正式推出自创品牌Endless Form的首组家具产品,近百把独一无二的座椅组成壮观的阵容。


 Michael Young x 张周捷 


“我爱David Bowie!”在“设计上海”展览现场,设计师Michael Young却和我们聊起了音乐,坦言自己深受追求“返璞归真”的嬉皮文化影响。当他面对成长于数字时代、被虚拟技术围绕的中国青年设计师张周捷时,二人却在短短几句熟络后,发现双方意外地有着相似“信仰”:只有大自然里才藏着“终极”的创造与美。以此为初心,Michael选择让材料随化学反应自然而然地开花结果——就像他与设计画廊Gallery ALL最新合作的MY Dynasty花瓶,熔融的铝材在高温下被气体注出孔形,“再造”的中国古花瓶尽显材料自然变化之美;而张周捷“另辟蹊径”,于近期创立全新品牌Endless Form,将自己对自然造物的敬佩借助计算机进行转化,他用近百把数字化座椅展示了计算机算法自然形成的多元与复杂。在这两种不同的创造背后,相同的是坦然接受人类的“渺小”,心怀谦逊、不断探索的精神。


AD:你们平日最常关注怎样的设计?

Michael Young(以下简称MY):我从不看设计资讯(笑),我认为“设计”一词消解了创造过程中的不确定和自然性,过于强调技巧与方法论。真正的“好设计”需要时间与心力的积累。我喜欢像这样与人们聊天,更能带来启迪与养分。

张周捷:我也很少关注。毕竟时间有限,光是钻研手上的事情就要很多时间了,我更多关注自己的创作方向。


AD:你们如何看待手工艺与技术的关系?

MY:我并非痴迷高新技术的人,我更相信人性。技术能提供便利,同时也带来大量稍纵即逝的“无用之物”,混乱了人的欲望。我喜欢20世纪50年代的工程学,专注解决人们的生存问题;我也喜欢砥志研思的日本匠人,他们的创造方式充满诗意。这次我与Gallery ALL合作的花瓶虽非手工艺品,但铝自然成孔变化的过程就是一种美。无论技术还是手工艺,只要遵循自然规律、回归事物本质,在我眼里都能诞生美。

张周捷:手工艺是工业革命之前人们用来改造自然的方式——那种人手触碰、改变材料的过程是一种遵循自然变化的过程。没有任何人造能力可以超越大自然的创造能力,正因如此,最终我在计算机上找到一种可能性,计算机演算反而可以无限接近自然造物的力量。我想问Michael,在你眼里“最终极”的设计是什么?

MY:我认为是“快乐”吧!为人们创造能带去快乐的设计,远比解决一个实际的问题要复杂很多——人的心灵是最难被琢磨的。设计师自己要保持长久的激情与爱也不易,世界一直在变,我们要不断调整自己去适应万变。不过,我想,只要我们保持谦逊,活到老,学到老,还是可以接近理想的结果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与你相信计算机的能力是相同的吧!我们终其一生依旧所知甚少,也是因此,我们应当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地汲取、挖掘自己的潜力。


荷兰设计师Tord Boontje在本次“设计上海”展出了他以映射在湖面上的舞光倒影为灵感,为Swarovski施华洛世奇设计的Luminous Reflections系列水晶灯饰,在现场呈现出一派富有诗意的柔光气氛。站在Tord身边的是中国青年设计师、“一样一生”创始人冉祥飞,他在“设计上海”发布了自己在景德镇创作的“微风”系列,他手上拿着的就是该系列中的盘子。


 Tord Boontje x 冉祥飞 


看着光照下泛着通透米粒形状的瓷器,荷兰设计师Tord Boontje忍不住惊叹“这实在太美了!”这是中国青年设计师冉祥飞刚刚发布的创新玲珑瓷品牌“新米”的产品,也让Boontje想起自己童年时祖母家里“不让随便碰”的米粒镂雕咖啡杯。这是Boontje首次出席“设计上海”展会。他已与Swarovski施华洛世奇合作长达15年之久,此次在限量设计馆带来了Luminous Reflections系列水晶灯饰,它一反水晶材质通常的璀璨光芒,展现出一派“柔光”。“我的灵感来自投射在湖面上的跳动光影,我想借此为水晶材料创造更多可能性。”相比初来乍到的Boontje,常居景德镇的冉祥飞已经连续5年参展“设计上海”,这次他除了发布“新米”品牌,还带来了新作“微风”瓷器系列,它也是取自微风吹过水面的景象——没想到,这两位背景、年龄迥异的设计师竟着迷于同样的自然意境……


AD:你们个人对哪方面的设计感兴趣?

Tord Boontje(以下简称TB):我对产品、家具、装置尤为有兴趣,希望用设计带给人们温暖、人文与浪漫的感受。不久前,我和施华洛世奇合作了圣诞主题的作品,也激发了我对此进行延展,独立绘制一本插画童书。这是一个有关动物们在森林中寻找星星的故事。情节和插画都由我自己搞定!

冉祥飞:我的专业是工业设计,从读书起就对材料和技术很感兴趣。毕业后,我选择从陶瓷入手,是因为它相对成本较低,但我也一直在试验包括金属、亚克力等在内的其他材料,不过目前都还不具备系统性。


AD:你们怎么看待手工艺和技术的关系?

TB:我很喜欢自己动手,画画、做模型……这能让我直接思考,了解作品,寻找各种可能性。我在家里也用了很多自己做的家具。我鼓励学生们离真实的东西越近越好,而不是只看计算机。比如你想设计一把椅子,你就应当做一把出来自己体验一下。至于技术,它可以给予手工艺很多支持。

冉祥飞:我也不排斥技术,它和手工艺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很多人认为手作更高级,其实机器和手工生产只是不同的成形方式,两者都有不同等级的工艺水平,这才是值得关注的。我的品牌“一样一生”的产品,通常前期使用机器生产,后期再用手工完成。这样既能降低成本、实现批量生产,又能保证产品的独特性。在创作新品“微风”系列的盘子、花器时,我就先用计算机建模出纹波浪,再用CNC技术做出模型、翻制陶瓷模具量产,最后经过手工打磨和刷银等处理,保证每一件作品都是独特的。


AD:设计师未来最需要关注什么?

TB:我认为设计不仅事关功能,也有文化的意味,好的设计可以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获得愉悦。设计的这个属性,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重要的。此外,无论何时,设计师都应当充满激情,甚至有点儿固执,要相信自己,享受正在做的事情。

冉祥飞:在我看来,未来更需要关注可持续性,也就是如何把有限的材料有效利用起来。比如,我们对产品有很严格的质检标准,为了获得最好的产品,淘汰了很多只有一点点瑕疵的器物。我经常思考,这些次品是否能被更好地利用?除了产品本身,我认为环保的包装也是设计师们需要关心的。


主题的展厅中在“造作”,以法国设计师“世界客厅Noé”为Duchaufour-Lawrance为人们带来了两张灰度不同的“秋露”沙发(DewSofa)。在美感与人体工学间取得了一种平衡,弧形靠背与扶手,顺应身体自然垂落,还配有360°可旋转底盘,令人得以自在转身、毫无拘束。曾获得2017“中国最佳设计新星”的新锐设计师钱苘茼则捧着自己创作的“巨浪”系列花器坐在一旁。瓶身的波浪形图案是用不同色泥混合形成的,自由延展的颜色和起伏错落的器形具有强烈的辨识度,让人感受到其中流动和奔涌的情绪。


 Noé Duchaufour-Lawrance x 钱苘茼 


在为“造作”设计之前,法国设计师Noé Duchaufour-Lawrance还从未与中国品牌有过合作。在“设计上海”现场,我们见到了他设计的“秋露”沙发(Dew Sofa),自然、有机的流动型外观赋予了座椅露水般的形态。这位法国设计师更为人熟知的是他与Ligne Roset、爱马仕、Ceccotti、Zanotta、圣路易等品牌的合作。在他的作品中,往往可以见到流畅的线条、轻盈的外观和优雅的配色,一切仿佛浑然天成,散发出一种浪漫气息。同样曾在法国留学多年的中国青年设计师、2017“中国最佳设计新星”得主钱苘茼则将她对色彩的迷恋运用在自己的品牌Minima?st上,各种形状可人的陶瓷花器令不曾涉足瓷器设计的Noé Duchaufour-Lawrance对她的作品也心生好奇,甚至向她推荐自己欣赏的巴黎花艺师日后合作。这种面对面的真诚交流,可能正是“设计上海”在作为商业平台之外,更为深层次的意义与能量所在吧。


AD:你们个人对哪方面的设计感兴趣?

Noé Duchaufour-Lawrance(以下简称NDL):在产品设计方面,我只和包括“造作”在内几个固定品牌合作。我现在更愿意研究限量设计产品,它们就像创作雕塑一样,需要花费很多精力,我也需要时间好好钻研材料和工艺。我现在和一家意大利画廊合作,也独自开发一些作品。

钱苘茼:我的专业是服装设计,我对色彩和材料很感兴趣。除了创作色彩丰富的陶瓷,我也计划在下半年尝试将色彩延伸到绳编、面料印花等方面。


AD:你们认为未来人们需要怎样的设计?

NDL:我想人们将更愿意关注设计背后的真相。在餐饮行业,人们已经开始提倡不要过度消费食物,关注环保和健康问题。设计行业也应如此。互联网确实可以让人们轻易得到任何东西,你可以很快地购得一把椅子,却也有可能3个月后就把它丢弃。我相信这种过度消费在未来会有所改善。我也认为在家具设计中谈论潮流是不合时宜的,因为家具应当被持续使用。这是拯救地球的方式,也是对设计师的挑战。

钱苘茼:我觉得将来人们更需要设计便利的产品,这也是我的设计方向。我希望可以设计出简单易用,同时又具有优雅和个人魅力的产品。比如,我这次展出的花瓶,在长度、高度和开口上都经过仔细推敲,让人们使用起来很容易,可以在生活中获得美妙时光。


AD: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吗?

NDL:很多富有激情的年轻人都希望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很大成就。但其实你有一生的时间,不用那么着急。我们身边很多人都在奔跑,却经常忘了要跑去哪里。比起速度,方向更重要。我建议设计师们都能享受生活——如果你无法享受自己的生活,你也很难做出好的设计。不过,明白这点是需要时间的。我曾在巴黎拥有很大的团队,住在很大的公寓里,但这导致我总是在赶时间。后来我终于下定决心,放下一切。我现在有一半时间住在里斯本海边,没有团队,只和外部自由设计师合作。我相信,在这个时代,共享与合作比试图拥有一切更重要。


设计师陈福荣与自创品牌WUU的最新作品“AXIS”边桌是用一整块铝材加工而成的。以产品实用性作为设计的基础,同时深入其美学与工艺,是这位首届“中国最佳设计新星”得主近年来的一大转变。在本届“设计上海”,WUU还展出了满足多种悬吊方式的夸克吊灯、莫兰迪花器系列等新品。站在他一旁的是在多伦多、伦敦、纽约都设有办公室的设计组合Yabu Pushelberg,四季酒店、EDITION酒店、巴黎春天百货等室内空间都出自他们之手。除了室内设计之外,近年来他们也与Stellar Works、Lasvit等品牌合作家具及产品设计,同样不乏低调中充满精致的设计语言。最新与太平地毯合作的Kiso系列亮相2018“设计上海”,结合太平地毯全新研发的双十字簇绒技术,细密纱线与簇绒恰到好处地展示了质感及图案的千变万化,借由不同色彩、抽象化的图案巧妙表达出大自然的意象。


 Yabu Pushelberg x 陈福荣 


“这真可爱!”从业30年有余的设计师搭档George Yabu与Glenn Pushelberg在见到中国青年设计师陈福荣的作品时,丝毫没有吝啬赞美。这对项目遍布全球的设计师总与团队里的各国年轻设计师打成一片,几年前更审时度势地在“专职”室内设计之外建立了产品设计小组。乐于吸收新事物是Yabu Pushelberg多年深受大牌酒店及百货垂青的根基所在。而陈福荣作为《安邸AD》与“设计上海”联合评选出的首届“中国最佳设计新星”得主,近年来不断在自创品牌WUU中寻求突破,从早年文具器物发展到如今的灯具产品,思考用户的切实需要,同时扎根工艺,提升设计的最终呈现。虽然辈分、国籍不同,但他们都对世界的变化相当敏感,并且勇于拥抱变化、改变自己。


AD:你们认为设计师如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Yabu Pushelberg(以下简称YB):我们生活在一个产品、资讯爆炸的时代,如何建立独特性或许是最难的,心无旁骛地坚持自己是对当下设计师的最大挑战。

陈福荣:如今我们其实已经不缺一个“好想法”了,更重要的是如何“落地”。我在设计过程中70%的精力都花在与工厂的磨合上,如何让最终成品能尽可能实现设计的想法,同时又能协调价格因素,统筹好一整套产品化流程是现阶段国内设计师面临的最大挑战。


AD:你们怎么看待手工艺与技术的关系?

陈福荣:以我喜欢的电影Her为例,这一讲述人机相爱的影片充满温情,“人工智能”的女主角并不会妨碍观众对这场爱情故事感同身受。能够打动人心、直击人心的情感可能就是运用高科技的最高境界。技术并非站在富有“情怀”的手工艺的对立面。只要设计师以人为本,关怀人们的内心需求,就能创作出好作品。

YB:技术与手工艺有时可以彼此取长补短。就像这次我们为太平地毯设计的Kiso系列织毯,全新研发的双十字簇绒技术将图案中的变幻万千细致演绎。只要秉持创作的初心,借助新技术,更能创造出独特的美。


AD:你们认为未来设计师最需要关注什么?

YB:任何被批量生产的产品,其影响力都不容小觑。设计师未来应当更加注重产品的“环保性”,不做有害环境的设计。我们也应拥抱LGBT、各种族等多元人群。我们自己的团队中就有中国人、中东人,很多重要职位由女性担任。我们甚至拒绝为带有种族歧视的客户做设计。

陈福荣:设计师的社会责任感非常重要,此外或许还有一层——“社会关怀”。未来,我们应当更多思考人的情感,让家具像个朋友,能令人会心一笑或抚平沮丧……


作为本届”设计上海“论坛的演讲嘉宾,巴西兄弟设计组合Humberto Campana与中国青年设计师周宸宸一见如故。尽管年龄、设计方法不同,但他们都持续探索着现实技术与工艺之间的边界。周宸宸本次带来其同名工作室的Combo沙发、Stack茶几等新作。其中,Combo沙发将多种软包、编织工艺集结为一体,当人坐在不同部分时能感受到不同软硬度。Campana Brothers为捷克水晶品牌Lasvit设计的Candy系列摆件也在“设计上海”展出,该系列刻画了液态玻璃凝结于器物上的状态。


 Humberto Campana x 周宸宸 


Humberto Campana风尘仆仆地来到“设计上海”展会,兴奋地与我们分享了一张在上海街头抓拍下的电线照片:“杂乱却充满天然的形式感,有趣!”这令我们想起他与弟弟Fernando用废弃电缆、金属、木片等材料创作的经典作品,也是在“无章”中透露出趣味。兄弟俩喜欢使用独特的材料进行手工创作,这令他们的多数作品一开始很难量产。这番经历也令Humberto在看到设计师周宸宸参展“设计上海”的新作Combo沙发时,很快便理解了这个中国年轻人的“坚持”:持续突破、优化现有工艺,甚至是最大化“消解”社会条件对设计落地的限制。Humberto来自巴西,当地制造业状况与中国相似,正面临着从代工制造向原创制造转型,而他与弟弟正因自己在国际设计界的影响力,推动着这样的转型。周宸宸也持续致力于以设计师的角度,帮助国内工厂提升制造能力。这对“忘年”设计师无疑都心怀支持家乡行业变化的抱负。


AD:当下设计师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周宸宸:对我来说,如何在现有的技术、社会条件限制中寻求突破,找到最恰当的”出路“始终是挑战。与中国设计师并进的是正面临转变的中国制造业。中国有不少能力不错的制造商,但他们缺乏独立研发与打样的能力。对此,我们不能只是一味抱怨或批评,而是要与他们一起在现有条件下去尽力协调各方力量。比如,每家工厂可能只擅长一两种工艺,设计师就要能够整合这些资源。

Humberto Campana(以下简称HC):宸宸作为设计师,非常了解这个职业所处的社会位置,这种务实的态度很棒!设计师不能闭门造车,这个角色与社会其他环节密不可分。像在巴西,我们虽然较少受到政府支持,一些政治历史遗留问题也令我们无法太信任官方,但这反而让我们更愿意凭一己之力,与画廊、工厂、作坊等社会机构一起努力改善现状。


AD:可否举例说明你们如何解决制造问题?

HC:当我们于1993年尝试将220米长的绳索编绕成Verde座椅时,丝毫没有考虑过它能在未来变成一件产品。直到家具品Edra在一本书上发现了它,提议将这把“奇怪”的椅子变成量产的产品。我弟弟拍下了我编织绳索的每个步骤,将视频发给意大利的工匠,从而进行制作。我并不抗拒量产,这能让你的作品进入更多人的生活中。但这需要一个负责任的、耐心的、目标一致的制造商。如今我们与巴西制造商沟通时,天天乐棋牌:也尽可能地解释清楚我们的想法。

周宸宸:比如我这次推出的Combo沙发新作,结合了若干种软包、缝边工艺,每项工艺都由一家擅长于此的工厂进行制作。这对我来说是一项挑战,也是该作品的重要意义之一。要在一件产品中整合不同供应商的材料与工艺,背后需要设计师统筹、把控全局的能力。我认为,设计师不能只聚焦于“美”,也应当了解市场和商业,这样你的作品才有可能被更多人接受、为更多人服务,也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周宸宸:作为设计师,你是否有过自我怀疑的时刻?

HC:我想和你分享一个故事。在我和你差不多年纪时,我还丝毫不清楚未来会如何。那时我是一名律师。在那份看似前途无量的工作中,抽空做些小雕塑才是我最爱做的事。直到有一天,弟弟尝试将我的那些雕塑变成可被使用的家具……从此我们告别了丝毫“无感”的工作,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它成为我们会从事一生的事业。我相信,只要遵循自己的内心,保持对自己的诚实,不欺骗或敷衍自己,任何一刻的自我怀疑都将在未来某一时刻迎刃而解。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