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邸AD

搜索

设计+艺术 AD DESIGN & ART | 2018.1.4

坐标王府井1号,这片黄金宝地会如何被建筑与艺术改变未来?

今天是2018年的第三天,对于王府井大街这条老繁华街市来说也已经步入第103个年头。这个冬天,在王府井大街1号,一座硕大的“方盒子”建筑——集合艺术品拍卖、展览、酒店等多种功能的嘉德艺术中心在此开门问世,其背后设计者是德国建筑师奥雷·舍人。当人们已习惯了CCTV的惊世骇俗后,这一次,他为人熟知的激进态度似乎被一种含蓄兼容所取代。
编辑 | Muriel Xu
造型 | Chen Jin
作者 | 李涤非
摄影师 | 广松美佐江(锐景摄影) ,宋昱明

本文地址:http://www.rheig.com.cn/design_art/20180104/news_19453a57604391e6.html
文章摘要:坐标王府井1号,这片黄金宝地会如何被建筑与艺术改变未来?,交易过程大饭店高深,规旋矩折身体力行磨擦。

 今天是2018年的第三天,

 对于王府井大街这条老繁华街市来说也已经步入第103个年头。

 这个冬天,在王府井大街1号,一座硕大的“方盒子”建筑——

 集合艺术品拍卖、展览、酒店等多种功能的嘉德艺术中心在此开门问世,

 其背后设计者是德国建筑师奥雷·舍人。

 当人们已习惯了CCTV的惊世骇俗后,

 这一次,他为人熟知的激进态度似乎被一种含蓄兼容所取代。


建筑师奥雷·舍人(Ole Scheeren)正在底层广场中,他设计的嘉德艺术中心继CCTV办公大楼之后,以一种全新的状态亮相。


在我们造访新落成的嘉德艺术中心的当天,正好遇上北京入冬后的第一次强降温。奥雷·舍人(Ole Scheeren)带领我们一行人站在酒店天台上眺望不远处的故宫,寒冷北风阵阵呼啸,他却丝毫未像其他人那样不停地裹紧大衣,反而微笑道:“奇怪,我竟然没有感觉冷。”于他而言,作为建筑师,站在这座由他操刀的——毗邻辉煌古老文明的新建筑上,这种感受一定是可以忘却寒冷的振奋。我们正处于王府井大街与五四大街的交汇处,当周遭由故宫、中国美术馆等凝聚了各代文化特色的建筑共塑视野后,此处却在空荒近十年后,在这个初冬,以一座巨大的玻璃盒子之身、一种完全迥异的姿态降临这个路口,与传统之彼方对望。


在周边四合院成片、东方经典建筑成群的街区,这座新建筑也宛若一个送给当下与未来的新丰碑。


2010年年底,奥雷带领事务所接受嘉德委托,在这片历史之角打造嘉德艺术中心。当时由他参与设计的CCTV办公大楼所引发的热议仍持续发酵,而此时,这座几乎被看作在新旧之间起承转合的建筑完全没有了前者的激进姿态,在这里,它似乎被一种兼容并蓄的从容所取代。



显然,奥雷非常明确他所面临的挑战:将一座当代建筑植入这片传统街区的“敏感”之地,整个过程亟须审慎。新旧文化碰撞、融合而成的视角,如何通过建筑语言完成兼容并蓄?对于一位西方人来说,若要将这片都城千百年积淀而成的文化底蕴与复杂历史理解透彻,绝非易事。在这个项目中,他必须系统地了解北京胡同与四合院,乃至故宫所代表的东方古典建筑精华——最终,《富春山居图》为整座建筑的下半部表皮提供了思路,这幅“极苍莽之致”的名画俨然浓缩了西方对东方艺术文化的印象,也如此成型于奥雷心中,画中疏密有致的山水、线条变化经由电脑程序像素化提取投影,化作建筑底部石墙上稀疏有别的圆形透镜。是窗,亦是墙体上的照明。而古画的转化,对主营中国文物艺术拍卖的嘉德而言,亦不失为恰当的落墨。


整个建筑体的下半部以浑厚石材打造,其上穿插着疏密有致的孔洞,这些圆形视窗的落脚点其实来自对《富春山居图》的像素化提取。


嘉德艺术中心的落成还标记了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的一个蜕变——告别了以往租用第三方场地开办拍卖会的纪元,嘉德也成为中国首家拥有专属拍卖空间的拍卖公司。然而,其创办人想堆砌的远非止于拍卖“本行”,而是以此为基础生发枝叶,开拓展览、画廊、奢华酒店等诸多功能。


嘉德作为国内老牌的文物艺术品拍卖机构,这座艺术中心亦成为首个自主拥有的拍卖场地。在VIP拍卖室,保证一定的私密性之余,也不乏内敛的精致气质。


我们拜访时,尚在试运营的嘉德艺术中心已吸引不少观众慕名到访。聚焦于中国当代写实画作,或是源于各朝代的中国古典家具精品,横跨多领域的展览正在不同展厅内举办。作为艺术中心,它包容而开放。一层大厅横贯南北达1700平米的展厅空无立柱,顶部强大的道系统满足了悬吊装置,布灯线等多样需求,“顶部的设计不仅满足活动所需的顶灯,也能挂置巨型装置,这里甚至可以举办车展!”奥雷在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可方便推移的高大隔门等结构设计亦满足了不同性质展览的区隔。灵活、便捷、高效是奥雷赋予这座黄金地带新建筑的内脏——这般灵机应变、最大化功能的内在也呈示了设计的“雄心”,是始终要向更广远的未来前行。


2017.12.16-2018.1.31,一场集结了徐冰、汪建伟、蔡国强、刘建华、喻红、徐震、刘韡等15位领先中国艺术家作品的展览也在嘉德艺术中心举行,以《地标-测绘中国当代艺术》之名,展出15件中国当代艺术进程中具有“纪念碑”意义的作品。


在嘉德艺术中心内亦设立了集咖啡吧、书店为一体的空间。


二层则为价值相对贵重的展品辟以空间,学术交流活动被安排在环绕中庭的空间中,与展厅相连。构成业务内核的拍卖厅,因需要相对专业的程序及私密性,被设定在建筑的地下一层,在非拍卖季也会被用作展览空间。在拍卖大厅的一侧,设有视窗的私密空间则是VIP包间,此中不乏丝绒材质的运用,体现出一种低调的奢华与内敛。在整座建筑的顶端,共有116间客房的奢华酒店将满足客户们 的下榻之需,同时也向公众开放。


拍卖厅的木结构高顶错落有致,在非拍卖季时,这里也会被用作展览空间。


从拍卖、展览活动场地到奢华酒店,纷呈的功能空间都藏于整座建筑鲜明的表皮下。分别构筑了建筑上下部表皮的玻璃与石材,彼此对照鲜明。尤其是上半部分,彰显了一个更大的建筑体量,取材于周边胡同的玻璃砖堆叠成一个庞大的“方盒”,时而映射着对街华侨大厦的琉璃瓦“大屋顶”,仿若一个上映着历史碎片的棱镜。


同时,奥雷也将他眼中的四合院以内部庭院的手法植入建筑内部。可以说,这座建筑从外向内遍布着纷杂多变的空间感,尽可能地开拓公众参与和交流的场所,正体现了奥雷一贯的设计理念——赋予建筑社会性。


夜景中的嘉德艺术中心,圆形视窗中内嵌LED灯光,丰富了整个建筑的气势。


这座面积达56000平方米的建筑从设计伊始到建成,前后历经7年有余。特殊的地理位置由此牵引而出的冗长审批、大跨度空间所需的地基结构、地铁站修建等基建彼此交织而生的工程技术等难题,都引发了多轮专家的讨论,使这座建筑的竣工时刻一度“姗姗来迟”。然而,对于奥雷以及这片已多年未出现新建筑的街区来说,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承载着旧时光的新事物破土而出,终将要被当下与未来拥抱着——对这一点,奥雷了然于心。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